电竞资讯|全球专业的电子竞技平台

不要用现实中的事情来制造梦境,那会让你分不清是梦境还是现实。

电影《盗梦空间》里的一句带有警示意味的台词,而今看来,已成现实。

马尔帕斯还表示,新冠疫情期间,各国不应该阻碍贸易自由,特别是不应该限制医疗物资出口。他对中国正向其他国家提供医疗物资的做法表示“非常欢迎”。

针对于此,Adam Horowitz 和 Judith Amores 都明确表明,Dream 实验室的意图不是要控制梦境,而是想要通过进入梦境空间,更深入了解自己。

通过这一设备,研究人员可以在睡眠者处在半梦半醒的睡眠阶段进行交互。研究人员认为,介于清醒和睡眠的临界区间是最具创造力的时期,可以通过改变梦境提升试验者的创造力表现。

也就是说,在增进自我了解的方向上,有着大概率的失控风险,技术的两面性再次摆上台面,而寻找任何一种固有的好的或坏的属性的技术都是徒劳无益,如何把技术用于正道才是关键议题。

第一代的 Dormio 手套安装了一个 Arduino 微控制器,手掌部位安装一个小型压力传感器。当试验者进入睡眠状态握紧拳头时,手部和头部传感器能够进行监测,在脑电波发生变化时,传感器会触发 Jibo 机器人说出预编程的词组,以此刺激睡眠者的大脑,让它根据 Jibo 机器人所说的话改变梦境的内容。

与通过听觉或手握传感器触发感应的方式不同,通过气味的方式进入睡眠者的潜意识更为无感,不易将睡眠者唤醒。另外,睡眠者通过闻气味,其潜意识可对记忆力起增强作用。

3月30日,广西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发布《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防治经验》英文版。院方表示,将依托国际合作远程会商协作网,与国外医疗机构开展新冠病毒肺炎国际远程会诊,向其他受疫情影响的国家和地区尤其是东盟国家提供援助和技术参考。(完)

Dream 实验室的另一位研究员 Judith Amores 则是通过“气味”进入睡眠者更深层次的潜意识中,以此改变梦境的内容。

亚利桑那大学的睡眠与梦境专家 Rubin Naiman 博士认为,梦的重要性和力量在于其能够自由发展。人们对梦境进行修补的行为是自大的。

另外,Rubin Naiman 还补充道,催眠状态是唤醒和睡眠之间的短暂桥梁,如果延长或者破坏治疗时间,可能会导致睡眠者发作性失眠。

尽管 Dream 实验室的研究人员不认为其做法会干扰梦境,但另一方面,该实验室也意识到,侵入梦境、控制梦境,是件很可怕的事情。

关于 Dormio 设计的指导原则,Adam Horowitz 表示是受到安迪生事例的启发(故事可能为虚构)。

这样看来,爱迪生的睡眠其实都是在打开创造力,而我的睡眠就是睡眠;或许这就是我与天才的差距吧。

Judith Amores 研发的设备是一种可穿戴的气味扩散器 BioEssence,可监测心率和脑电波以跟踪睡眠阶段。

当天早些时候,世界银行和基金组织理事会关于向发展中国家转移实际资源的联合部长级委员会(简称“发展委员会”)举行会议,强调各国应保持贸易开放。会后发布的声明呼吁,各国确保重要医疗用品、关键农产品及其他商品和服务的跨境流动,努力解决全球供应链中断问题,支持经济复苏。(完)

目前,Dormio 已经过了两次迭代,最新试验的 Dormio 为第三代版本。

3月23日,应柬埔寨政府邀请,中国政府赴柬埔寨抗疫医疗专家组从南宁出发。该抗疫医疗专家组由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组建,广西壮族自治区选派7名专家组成,分享应急防控、临床病患救治、检测实验室建设等方面的经验,在金边、西哈努克港等地的医院、社区、机场、车站、码头开展流行病学调查和发热门诊规范性建设方面的调研,帮助柬埔寨建立完善疫情防控体系。

此前,Dream 实验室曾发布过一个名为“Cocoon”的视频,视频中,有一人蜷缩在玻璃圆顶下(一个虚构的能够完全增强潜意识的梦境机器),身上覆盖着电线和小型设备。

视频演示包含了其实验室进入梦境的研究成果——Dormio 和 BioAssence,但在对梦境施加影响的过程中,试验者却突然睁开了眼睛。

事实上,视频背后暗示着一个事实,即大多数与无意识思维互动的技术都是以一种让人感觉失控的方式进行的。

马尔帕斯表示,此次疫情将导致世界经济陷入衰退,可能比上世纪30年代大萧条更为严重的衰退。世行正在采取各种手段为成员国提供帮助,尤其是对最贫穷国家。马尔帕斯对二十国集团成员日前同意暂缓最贫困国家债务偿付的做法表示赞赏。他说,这是一个强有力的快速行动计划,有助于最贫困国家抗击疫情。

马尔帕斯当日在IMF和世行春季会议期间召开视频记者会上说,为应对新冠肺炎疫情,世行已经采取快速、广泛的行动,目前已在64个国家展开应急卫生项目,到4月底希望能在超过100个国家展开项目。世行在未来15个月将投入最高达1600亿美元帮助各国抗疫,缓解疫情对公共卫生、经济和社会的冲击。

MIT Dream 实验室研究人员开发了可进入梦境的可穿戴设备——Dormio 和 BioEssence。通过这些设备,人们能够进入睡眠者梦境并与之互动,甚至于改变梦境。

改变梦境的科技固然很炫酷,但梦境并非现实实物,在虚幻的意识状态中,梦境真的可控吗?

而 Judith Amores 则是简单直白地表示,这只是为了让人们意识到自己已经拥有的能力。

广西与东盟接壤,经贸人文往来密切。中国—东盟博览会秘书处介绍,中国疫情较严峻时,部分东盟国家及时捐赠防疫物资。当前东盟疫情趋于紧张,为发扬中国—东盟守望相助的精神传统,支持东盟国家抗疫,该秘书处和广西工商联共同组织发动企业向东盟各国政府及相关机构捐赠防疫物资。

破解梦境是基于这样一个假设,即潜意识是非智能的,它没有生命。而无意识则不同,它是另一种智能,我们可以从中学习,可以与它对话,而不是控制它,或是‘介入’并试图将其引至我们想要的方向。

据悉,此次第一批捐赠物资发出后,更多筹集的防疫物资也将陆续发送东盟国家。

到了第三代,Dormio 只需通过监测睡眠中的眼睑运动,就能够起到监测作用。

如果实验对象能够进入睡眠阶段,并在不进入睡眠状态的下一阶段的情况下维持清醒状态,那么在这一时期做的梦是具有强烈联想思维的;也就是说这一阶段的梦境和现实是难以分辨的。

不过,初代设备存在着一些问题,比如脑电图设备太过昂贵且信号理解不畅;手掌处的传感器只能处于打开或关闭两种状态,但睡眠是渐进的过程,适用性不高。

据说,爱迪生在睡眠时会手握钢球,当意识逐渐进入睡眠状态时,身体肌肉会放松,手中的钢球也会掉落发出声音,使得爱迪生回到清醒状态;由此,爱迪生的睡眠长期处于半梦半醒状态,也就是前文提及的极具创造力的睡眠区间。

雷锋网注:图为第一代的 Dormio 手套

雷锋网原创文章,。详情见转载须知。

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注:图为 Dormio

通过气味进入大脑的方式十分有趣,它能够直接与大脑中关于记忆和情感的部分(杏仁体和海马体)联系在一起。

雷锋网注:图源《盗梦空间》

除捐赠物资外,广西面向部分东盟国家分享疫情防控经验,提供医疗技术支持。

其中,Dormio 主要依赖于声音介质,BioEssence 则是通过气味实现。目前这些设备的软件部分已在 GitHub 平台开源。

于是,在二代的 Dormio 上,Adam Horowitz 做了几方面改变:将手掌传感器换成了屈曲传感器,后者可以在更细的层次上测量肌肉张力;把脑电图换成了更简单的生物信号,比如心率;把 Jibo 机器人换成了智能手机应用。

同时,Judith Amores 称,BioEssence 可以作为一种工具来改变与创伤及创伤后应激障碍相关的不适记忆。睡眠者能够通过吸入较为正面积极相关的气味,在不完全清醒的状态下痊愈。

当睡眠者的状态进入与记忆巩固相关的 N3 阶段时,设备就会释放一种预设的气味,让睡眠者将其记忆或学习行为联系起来。

Adam Horowitz 将 Dormio 在 50 个人中进行了实验。结果发现,音频提示的内容能够给成功出现在试验者的梦境中。例如,如果音频单词为“老虎”,则试验者会梦到老虎。

那就像是我给了你一面镜子,你想怎么用就怎么用,而不是为了满足我的控制去映射出一些东西。我对创造一些让人们远离自我的工具这种事情没什么兴趣,这绝不是我所希望的。